• 區塊鏈不是泡沫,它在提醒“老家伙們”跟上時代。
    日期: 2018-07-26

    1.jpg


    5月9日-10日,2018 Demo China創新中國春季峰會在國家會議中心舉行,終極PK暨頒獎典禮環節,洪泰基金創始人、洪泰資本控股董事長盛希泰,普華集團董事長曹國熊進行了精彩的對話,對話主題是“世道變了——論2018的創投新世代”,犀利觀點如下:

     

    1、泡沫應該是一戳就破的東西,如果用棒子都打不破的話,顯然這個東西就不是泡沫。


    2、區塊鏈不可能像互聯網那樣無孔不入、滲透到各個領域。


    3、我們這個年齡的人都應該有危機感,九零后、九五后、零零后想登上舞臺,找一個機會把我們這些人干掉,區塊鏈只是一次機會而已,我們這些人應該意識到。這個劃分也是有意思的,提醒我們這些“老家伙”如何跟上這個時代,不然明天就被淘汰掉。


    4、文娛投資人最好來自于文化領域,年輕人更有優勢,老頭玩不轉了。

     

    正文:


    主持人:剛才提到區塊鏈,今年這個話題非常熱,從投資圈到老百姓,到國家政府的層面都非常重視。二位如何看待區塊鏈的產生和目前的發展情況?


    曹國熊:我們成立了一個小組跟蹤區塊鏈。有人說區塊鏈是一個泡沫,我想用張五常先生曾經對房地產的評價來回應,“泡沫應該是一戳就破的東西,如果用棒子都打不破的話,顯然不是?!碑斎黄渲袛底重泿努F在可能90%都是空氣幣。如果往行業走,我相信一切都剛剛開始,排除金融之外,在運輸、醫療各方面機會都很多。也可以做一些政府項目。從企業級來看,目前才剛剛開始。


    主持人:所以區塊鏈目前屬于剛開始的階段,那盛總的看法是?


    盛希泰:區塊鏈是個有意義的東西,但它很難像互聯網那樣滲透進各個領域。我覺得版權保護如果追根溯源就特別需要區塊鏈,慈善領域也非常需要區塊鏈。但區塊鏈不可能像互聯網那樣無孔不入、滲透到各個領域。區塊鏈受到這么多詬病是因為它讓很多人受傷,包括監管政府也存在很多的疑慮。

     

    主持人:兩位的觀點基本一致,認為區塊鏈目前處于雛形階段。2018年有很多投資大咖稱自己是“古典互聯網投資人”,所謂“古典互聯網”就是沒有運用區塊鏈技術的。二位如何看待“古典互聯網”這個概念?


    曹國熊:風險投資中國也就二十多年,一切尚未有定義,所謂的“古典”也就是戲稱。


    盛希泰:這是很滑稽的概念。最近中國一個區塊鏈大咖級的專家剛從美國來,說在美國待了十幾天,有強烈的危機感,唯恐被淘汰掉,看到美國區塊鏈的從業者和掌握核心的人都是九五后,我說九五后都已經二十幾歲了,他們該醒悟了。


    區塊鏈是什么概念?我們這個年齡的人都應該有危機感,九零后、九五后、零零后想登上舞臺,找一個機會把我們這些人干掉,區塊鏈只是一次機會而已,我們這些人應該意識到。這個劃分也是有意思的,提醒我們這些“老家伙”如何跟上這個時代,不然明天就被淘汰掉。


    主持人:盛總的意思是區塊鏈是機遇?


    盛希泰:肯定是機遇。


    主持人:很多年輕人談到區塊鏈時好像非常有熱情,希望投入到這個領域中。跟七零后八零后當年談到互聯網一樣。二位能否給那些準備投身區塊鏈的年輕人一些建議?

    曹國熊:慢慢來,不急,這個時間很長,哪怕移動互聯網現在很多時候都有入局的機會,何況區塊鏈的技術還不成熟,規則也需要假以時日。


    盛希泰:區塊鏈跑出了一批人,有意識的炒作對某些個體來講不是壞事,有些人ALL-IN這種說法是一半真的一半假的。我們也不可能ALL-IN區塊鏈,我們投了幾家,認為掌握核心的技術壁壘有可能走出來在工業領域有所建樹的項目,但不可能ALL-IN去做。


    主持人:過去的發展當中,普華和洪泰都在文娛領域做過很多成功的投資,文娛行業這兩年上升到國家戰略的層面,我們國家在日益昌盛,發展過程中需要用文化這樣的形式豐富中國在世界上的地位。所以出現很多類似的互聯網平臺或者企業上市,比如愛奇藝、B站。在這些文娛領域中,二位有沒有關于過去投資的分享?


    曹國熊:我們的頭頭是道基金,專注泛文化,包括文娛、消費、教育、體育四個賽道,文娛是一個很重要的賽道。文娛這個行業的核心還是優質內容和高效的鏈接。文娛有很多賽道,不管是音樂、文學、電影、電視,它們都有融合發展的可能,這個里面會有一些機會。內容是小而美的,而鏈接的更容易產生平臺機會,這兩方面我們都在下注。


    文娛跟其他各行業一樣,投的是人群,我們不能光盯著新的人群、九零后九五后,文娛也會針對老人群的新需求,用新的表達形式、新的方式,也會有新的需求出來,所以需求也是一個關注的方向。


    2.jpg


    盛希泰:昨天我們聯合創業邦發布了《2018中國文娛投資白皮書》,這在國內是第一次。文娛投資是兩方面,一個方面是消費升級,這個詞非常偉大,很難找到第二個詞準確描寫中國物質極大豐富以后的時代變遷,其中文娛是消費升級的一顆明珠。中國有一句話很糙,但是理不糙,叫“飽暖思淫欲”,為什么電影票房這么火?就是大家有錢了,想享受,文娛有很大機會,剛剛開始,像電影、游戲,二次元等等。


    第二方面,文娛投資項目很難做大。從最早的IPO,我參與的藍色光標、華誼兄弟的市值都不理想,像這樣的還是有一些障礙的,但不妨礙這個領域對廣大創業者來講有N多機遇,至于多大,看你的造化和機緣巧合。

     

    主持人:盛總說文娛是未來非常大的方向和市場,但里面有很多挑戰,為什么?


    盛希泰:投項目早期一般都會賺錢,因為這個市場太大了,一般都會拿到下一輪,對于年輕人來講這是個起步的機會。但是能做多大,有局限性。


    主持人:這個局限性在哪里?


    盛希泰:我認為年齡大的在這個領域沒戲了,每個藝術家的創造力都是有限的,現在只有九零后。洪泰投了五個九零后的年輕人做的一個項目,他們都是周冬雨的校友,內容做得非常好,他們對這個時代的理解不是我們能夠理解的,我們的審美滯后,并不是我們沒有審美觀,而是我們心中的美不一定是九零后、九五后心中的美,而受眾群體是年輕人,所以九零后的人在這個領域有機會。


    主持人:文娛行業需要“新”、需要奇特、需要內涵,是一個廣義的概念。機遇與挑戰在這個領域中出現的碰撞更多一些。曹總,您在文娛領域中給年輕人在投資方面有沒有建議?


    曹國熊:首先,對這個行業要感興趣,如果你本身不感興趣,投不好。對于用戶和人群有足夠的了解,不僅僅是內容,要把內容變成一個產品。在這個過程之中,興趣和深入的系統分析很重要。我們當時做頭頭是道基金時,我說頭頭是道不應該是一個投資機構,它應該是一個泛文化產業的產業公司,文娛投資人最好來自于文化產業。


    主持人:盛總在這個領域有哪些建議?


    盛希泰:你講的是文娛領域的投資人,文娛領域的年輕人更有優勢,老頭玩不轉了。洪泰的PE團隊、并購團隊平均七五前后,有六零后,年齡偏大,因為對交易的把握需要更好的社會閱歷。但是早期投資人年輕人居多。文娛領域也是這樣的,天使投資人不能泡夜店、泡吧,很多時候機會也沒有了。文娛領域的投資對于年輕人更有優勢,因為他們更能讀懂年輕人的消費需求,可以對照。


    3.jpg


    主持人:講到這里,發現我們這些稍微上點歲數的,在這個領域就要被淘汰掉了?


    曹國熊:沒有沒有,還有機會,一方面要關注新需求,一方面要關注老需求。比如你的文化產品不光是九零后用,八零后、七零后也用。比如現在有全息,有新的表達方式,你也很愿意去看一下。原來的六零七零后知識結構可能不那么完善,為什么現在有那么多碎片化閱讀?就是你可能想補一下歷史、補一下古典音樂等等,這都是需求。


    主持人:就像我們使用微信支付的概念一樣,從早期稍微年長的不太會使用,到現在能夠接受,這是年輕人對他們的影響。未來站在風口總是能夠看到誘惑,同時也可能出現陷阱或者地雷,走著走著就踩到了。二位如何給大家一些建議,避免掉在投資過程中或者看一個項目時的地雷?


    曹國熊:地雷是創業和投資過程中一定會碰到的,重要的是掉到坑里怎么快速爬起來。我們投資也會投失敗后再出發的,所以抗壓性挺關鍵的。但如何能夠走得順一點?作為投資人很多時候在游泳池邊走,前路會看的清楚些,當然有時候也會下水看看水溫水深水淺,而創業者一直在水中游,如果能夠不時與我們的同事或者交流,或者向其他創業者借鑒,會對他走得順利有幫助。


    盛希泰:這是一個非常正確的廢話,真是這樣的。選對人是第一位的,這也是一個廢話,但怎么選對人?


    原來做100個IPO,每個IPO上市時招股說明書是企業的畫像,其中很重要的一章是企業的歷史沿革,就是企業從創業到今天成功上市是怎么來的。起步到上市需要10-15年,最初的切入點跟上市時的主營業務沒有一個是雷同的,這是人的重要性,創業者的智慧、駕馭能力、學習能力、自我提高能力很重要。



    轉自:創業邦


    (免責聲明: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因轉載眾多,或無法確認真正原始作者,故僅標明轉載來源,部分文章推送時未能與原作者取得聯系,十分抱歉。如來源標注有誤,或涉及作品版權問題煩請告知,我們及時予以更正/刪除。)